白恩培仇和已被判刑 可“余毒”仍未清理干净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是:执行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严,肃清白恩培、仇和等余毒不彻底,政商关系不清,政治生态遭到破坏。 白恩培于2014年8月29日落马,2016年10月9日被判死缓,减......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是:执行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严,肃清白恩培、仇和等“余毒”不彻底,政商关系不清,政治生态遭到破坏。

  白恩培于2014年8月29日落马,2016年10月9日被判死缓,减为无期后终身监禁;仇和于2015年3月15日落马,2016年12月15日被判有期徒刑14年6个月。

  云南是腐败重灾区之一,在公开报道中,已有省委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副省长沈培平,连续四任昆明市委书记杨崇勇、仇和、张田欣、高劲松被查。

  白恩培、仇和落马已有2年多,云南也有多名副省级老虎被查,可“余毒”至今仍在。这与两人长期主政云南不无关系,白于2001年10月任云南省委书记,直到2011年8月才卸任;仇于2007年12月到云南任职,2015年3月被查,前后合计近14年,可谓“树大根深”。

  两人的“毒”是什么?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介绍过,白恩培在2005年之后60岁之时,思想也就抛锚了,追求物质的金钱的(东西)。

  正因为思想上的抛锚,两人完全放弃了管党治党的主体责任,把管辖的地区当做私人田地,任人唯亲,以至于被查后管辖地区牵出一大波重要官员,政治生态遭到严重破坏。

  长安街知事APP发现,就在中央对云南巡视“回头看”结束的一个月,该省又有三名重量级正厅陆续被拿下。

  5月27日,云南省委副秘书长赵壮天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6月6日,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仁礼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6月7日,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原局长余云东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万仁礼早年在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任职,2004年11月到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工作,就在今年2月,他刚就任农信社党委书记。与之同时,网上出现了对他的举报材料,称其严重违规违纪,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手。

  赵壮天和余云东都担任过省政府副秘书长。余云东的资历更老,早在1998年初就出任了这一职务,当时的云南省长是李嘉廷(于2001年因受贿落马)。最迟在2005年10月,余云东兼任了省政府办公厅主任。2008年,他转任省烟草专卖局局长。

  在中央巡视组的反馈中,有一句这样的表述: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措施不够有力。为什么中央巡视了两轮,还有顶风违纪的腐败增量?归根到底就是“余毒”未尽,存量未除,增量还有侥幸心理。

  从各省的整改措施来看,清理“流毒、余毒”都是从加强干部队伍管理、修复政治生态着手的,比如辽宁和天津下大力气整治“圈子文化”,对案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王珉落马后,中央连续查处了苏宏章、王阳、郑玉焯、李文科等涉贿选案的部级领导;而黄兴国落马后,天津不仅处理了一些他“圈子”里的干部,还多次向社会公开整改情况,发挥警示作用。

  在江西,截至2016年底,涉苏荣案件43名省管干部已基本处理到位,移送司法机关9人。在甘肃,省委也提出对涉苏荣案官员处理情况进行“回头看”。

  对于云南下一步工作,中央巡视组提出建议,坚决杜绝“带病提拔”“买官卖官”“圈子文化”;倒查压案不查、对抗组织审查、干部选拔工作失职渎职等问题,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加强省纪委班子和队伍建设,加大执纪审查力度,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

  长安街知事APP注意到,6月7日开完反馈会,6月9日云南省纪委、组织部就召开集体诫勉谈线年度全省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检查考核情况,要求各级党委(党组)、纪委(纪检组)要在提高政治站位上下功夫,在严明纪律和政治规矩上下功夫,在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上下功夫,真正把管党治党的政治责任扛起来,落实到位。

上一篇:透视镜校园余毒未清蔡树文 下一篇:ST天成旧案未清再添新案

水果沙拉

世界最大巧克力金字塔诞生 “世界末日”当天将被摧毁
中国饮食:白菜炖豆腐
火锅配菜有哪些选择
中国饮食:海带扒冻豆腐的做法
浙菜——蒜味包菜
中国特色名菜-叫化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