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人称无缝钢管的蕹菜

时间:2021-08-1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第一次吃蕹菜(蕹,音wng,俗称空心菜、藤藤菜),我才充分地理解了大家为啥亲切地将其称作无缝钢管,不仅因其形似: 空心,管状;而且更因其神似: 硬,老,难嚼! 但即便如此,我还

  第一次吃蕹菜(蕹,音wèng,俗称空心菜、藤藤菜),我才充分地理解了大家为啥亲切地将其称作“无缝钢管”,不仅因其形似: 空心,管状;而且更因其神似: 硬,老,难嚼!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它是世界上最最美味。

  在上世纪三年大灾荒的第二年,初中毕业后我们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在建筑工地上搬砖挣钱。 有一天,听说到龙泉公社拉床可挣大钱,一间床三角,多拉多得。想到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于是我们二十多个男生,借了十部架子车第二天就兴致勃勃地出发了。殊不知到了目的地才知道信息错误,没那回事,大伙只得扫兴而归。回到学校,已是灯火阑珊,估计已近九点,往返近七十华里,除了早上吃过三两肥皂泡沫般的“火米饭”,沿途灌过几次山泉水外,其余十多个小时粒米未进,此刻饥肠辘辘,虚汗直冒,肉体和精神眼看就要崩溃,那种饿的滋味简直没法言说。食堂师傅可怜我们,特地为我们炒了一份蕹菜,为了分量多,所以择得老。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见盘子里黑乎乎的有点像红苕尖,吃在口中,或老或嫩,或硬或软,只觉得好吃,狠吞虎咽吃完了也不知美在何处,但从此之后我便爱上了蕹菜。

  说来一点也不夸张,以后无论在外面的饭馆还是在自家小灶,也无论是大厨操刀还是自己掌勺,而且菜品的老嫩、油和佐料的多寡,都不可与当年同日而语。然而实话实说,都不如当年好吃,尤其找不到当年那种快感。仔细想来,原因就在于,没有像当年朱元璋发迹之前吃叫花子稀饭那样,缺少那种饥不择食的饥,通俗点说,就是没有饿得好。由此可见,即便我们今天已享受小康,仍需坚持传统观念,常带三分饥与寒,得安的岂只是小儿,成人亦然。